2007年12月19日 星期三

依舊熱情的秘魯人

記得離開台灣前夕,
和Jose說我即將赴英唸書時,
Jose熱情的一擁讓我著時不知如何是好,
雖然拉丁美洲人的熱情是眾所皆知的,
但是這樣的近距離的道別總是增添了離別的感傷。

事隔三個月,
再度回到中研院見到Jose,
本來還在教室外面跟仲志討論Jose會不會早忘了我之類的XD...
但是單人班結束之後,
Jose再度熱情的擁抱證明了仲志的理論
"別怕,因為你的女生XD。如果你是雅南的話,那他肯定會忘了你..."

在英國這段時間,
慢慢習慣朋友間見面時和離別時的擁抱,
雖然剛開始很不習慣,
但後來漸漸感覺到,原來擁抱可以讓人與人的心這麼貼近~
彷彿彼此的心跳連接在一起,心靈也暫時得以互通...
而朋友之間見面的喜悅與離別的不捨,
也會在此刻最真實的呈現:)

1 則留言:

Sima 提到...

呵呵~擁抱真的是很棒的唷!!